《大學問》:70+1

【記錄: 楊桂銣 (香港大學新聞系四年級)、圖: 香港電台】

前言

今年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(通識)再度攜手製作《大學問》,邀請在不同領域獨當一面的人物到臨港大,與學生進行兩代對話,期望將經驗轉化成留給城市的寶貴智慧,並由資深傳媒人羅永聰先生擔任講座主持。

最後一場《大學問》迎來影后蕭芳芳女士回望她七十載的傳奇人生。是次更請來芳芳姐的好友林奕華,與阿聰一同主持。暢談往事,憶起她多個劃時代的成就,芳芳姐在談及一波三折的求學經歷時亦感觸落淚,又自爆感情生活,節目驚喜連連,即使她雙耳失聰,無阻她和台下觀眾的互動,現場笑聲不斷。以下是當日講座的精彩節錄。

聰——羅永聰|林——林奕華|蕭——蕭芳芳|學——學生

讀書三次夢碎

林:你在哪一年向你母親提出要上大學?

蕭: 13歲的我想到英國讀戲劇,我的英語老師幫我寫信到英國皇家戲劇藝術學院,誰料到泥牛入海,第一次夢碎。

林:後來你再提出到實現期間等了多久?

蕭:我15歲時,媽媽說到星馬登台便可以有錢讓我讀大學,但到分帳時七除八扣,剩餘的錢是不夠的。我第二次夢碎,很傷心。

林:可否談談當時你存錢到外國讀書的心情?

蕭:我很高興,當時我已經在美國隨片登台賺學費,而當我準備入學時,接到母親的電話要我寄錢給她,她說她做生意被騙了,我看著一步之遙的夢想就在我面前崩裂,我覺得很辛苦,為何還有第三次夢碎?就在此時,有人站出來幫我,他以前是名伶--唐人街譚秉庸,他對我說,「啊女,有八叔係到,唔洗驚,去讀啦」,如果沒有他,我根本讀不了書。

在美國遲來的青春期--兩次訂婚

林:學生生活通常分三種--學習、群體和情感,美國的三年當中,哪個方面教會你最多東西?

蕭:感情生活,三年之內,我訂婚兩次,兩次都沒成,都取消婚約,結束了愛情,復活了生命。

鍾愛喜劇與星爺結緣

林:80年代後你都在演喜劇,在林亞珍之後有《方世玉》的苗翠花、《女人四十》的阿娥,你是否決定只做喜劇?為甚麼?

蕭:因為哭得太多,從小在片場,不是媽媽去世,就是師傅死了,但喜劇很好玩,做的時候心情好,看的時候又開心,我覺得香港人生活很辛苦,到電影院當然是想笑,所以我喜歡做喜劇。

林:90年代香港盛行無厘頭文化,當你知道將要與周星馳演電影時,做了什麼準備?

蕭:我要做功課,可遠遠不及他,他是我回港後合作過的藝人裡面最用功的 ,他在片場是不說話的,他就坐著想東西。

如果拍喜劇,我會到戲院去看,因為我想知道觀眾的反應,但失聰之後我不知道,我請張正甫每當有人笑的時候就碰一碰我,可是整場戲下來,他壓根沒碰過我。

在《漫畫威龍》,我推周星馳時沒有人笑,可看到他掉到水裡,所有人都笑,那電影院就像「笑聲震地球」,我要立馬關掉我的助聽器,我就知道這個人真的很利害,他很棒,我很佩服他這樣Push(要求)他自己,雖然有時候去接他,我要在車上等一個小時,但很划算。

嫌棄影后頭銜望大眾以護苗認識她

羅:大家對你最深刻的印象是影后,第二就是護苗基金 ⋯⋯

蕭:那就代表護苗基金要加強推廣,令更多人認識,知道我是影后有甚麼用?

羅:為甚麼?影后可是你最大的成就,成就是客觀的。

蕭:客觀?但我有我主觀的感覺。

羅:護苗已成立二十載,你覺得香港社會學到甚麼?

蕭:不同的Case(個案)有不同的東西要學習,最重要的是香港的法律落後英國很多,特別是保護兒童方面,這是連香港法官都會批評的,因為有的Case他明明知道那個性罪犯是有罪的,但偏偏告不了他,那是法例的疏漏,我覺得香港要學習其他國家,應該修改法例。

「芳」齡七十仍幽默,笑談人生

羅:我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一股生命力,你覺得我或者年輕一代有甚麼可在你身上學到?

蕭:頭可斷,血可流,腰間不能積肥油!

今集《大學問》─70+1蕭芳芳 11月25日星期日晚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 31A播出;11月28日星期三下午6時於無綫翡翠台播出。港台第一台《大學堂》節目播出錄音版本,港台網站rthk.hk、流動程式RTHK Screen提供節目重溫。

http://www.rthk.hk/tv/dtt31/programme/hallofwisdom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