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陪葬,是求仁得仁的因果

主持過陳浩天演講的香港外國記者會(FCC)副主席 Victor Mallet,突然不獲港府續發工作簽證。中大教授蔡子強受訪時表示,港府今次做法相當愚蠢,會令西方社會對香港的觀感扣分之餘,更可能影響香港作為中國窗口的角色,最終表面上看似「愛國」的行為適得其反。

但你怎麼知道,這不是出於中央政府的命令呢?林鄭政府上任後的種種表現,除了沒有梁振英般事事挑釁到盡之外,基本上方針不變,就是盡忠履行中央政府的命令,甘願做中共意志的代理人。一國兩制,根本已經名存實亡,今日仍符合一國兩制方針的種種,不過是中共施捨給大家,而不是出於港府的維護意志。這一點,還不夠明顯嗎?

所以,與其告訴我這次封殺是港府擦中共鞋、揣摸上意而作的決定,不如說這是中央下令、林鄭政府忠實執行,更令人信服。蔡的分析在 2012 年之前會很可信,但在今天呢?不如說,這才是愛國,是「忠黨愛國」。

至於為什麼中共要讓香港與國際對立而漸漸脫軌呢?就要先問,香港還須作為中國窗口的角色嗎?提出一國兩制的,是經歷了文革並將之否定、再實行改革開放的鄧小平,由江澤民到胡溫,大致都守着這條路線,即充份利用香港優勢,故盡量克制,紅線總是有的,但畫得很後很幼。但現在是習近平時代,他過去幾年做的種種是什麼?先讓自己獨攬大權,要學毛澤東搞終身帝制,現在連馬雲也要退下,把國家駛回國企時代。他又說過「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」,換言之毛澤東大搞文革的時代是不容否定的,換個角度,就是否定改革開放的修正地位 — 改革開放就是否定前三十年的產物並得以實踐。如今中國大陸四處大搞個人崇拜,毛熱死灰復燃,那請告訴我,這樣一個人,還會認同香港的價值嗎?毛澤東時代不乘文革消滅英殖香港,或許因為當時大陸窮得褲子也沒得穿,今天呢?中國大陸強大了,就算拿你香港玉石俱焚,又如何?稀罕你香港作為中國窗口嗎?何況,極權專政暴君就有破壞文明的癖好,硬要把美好的東西砸個稀巴爛,才彰顯自己那不惜一切的氣概。

中美貿易戰是一道催命符。由美國牽頭,加拿大和墨西哥率先加盟,全球正逐漸形成圍堵中國之勢。歐美加本就同氣連枝,要合力本就容易,難得是一帶一路國家如馬來西亞都拒當傻仔,敢拒絕中國的投資,再加上大陸旅客過去十多年在全球的文化滋擾,全球民眾自然樂於接受圍堵中國。打個譬喻,中國是社團最大惡霸,只會受制於美國這個大佬,大佬不出手,人人只能硬着頭皮看惡霸面色,敢怒不敢言。但現在大佬反枱要清理門戶,你想,平時忍氣吞聲的其他勢力有何想法?大家都樂於看見大佬反枱,挫一挫惡霸銳氣,也夠樂透了,看清形勢也自然懂得企位。

但惡霸終歸是惡霸,如果他真懂得管理社團,他就不是處處得罪人的惡霸而是可以擺平各方的大佬。所以惡霸在性格上就有缺陷,不會屈服,一定會鬥到底的。

那麼,既要與美國為首的圍堵陣營周旋,習近平又否定改革開放路線要走回頭路,也就是否定了香港的關鍵作用,這場戰役打下去,香港怎可能不成炮灰?怎可能像五十年前有幸獨善其身呢?所以,把 FCC 副主席不獲續發工作簽證視為中共的命令,把香港捲入這場鬥爭,不是很合理的推斷嗎?

對於香港的命運,我是悲觀的。香港的命運從來不能自主,英殖時代如是,共殖時代就更不堪了,但我不會為這個結果感到「焦土式」的興奮或心涼,覆巢之下,大家一同淪為受害者,但這是因果,誰能改變呢?在這個果未結之前,很多人如我,已嘗試盡一分力去改變,我們一向拒絕與大陸融合,拒絕那一罈又一罈濁水倒下,直至 2014 年,知道誰也擋不住滔天惡浪了,我已無悔,只須做好心理準備,為未來作最壞打算。

但請謹記,這個讓香港與中共玉石俱焚的結果,是過去十幾年主流香港人的共業:希望賺盡人仔而妥協甚至出賣,希望背靠祖國發大達,最後在新形式的「冷戰」中與中共綑綁同爆(如恒指在 2003 沙士一役後首次低過道指,就是港股不斷赤化的果),不正是中港融合論的求仁得仁嗎?這類人應該為此感到光榮和快樂,笑着與敵同亡,或許不用捐驅,只要能為國捐身家,已是光宗耀祖,對得起自己過去十幾年的信仰了。

 

原刊於作者 Facebook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