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灣區人的電視台

肥媽在 TVB 節目《大灣區 活好D》大力推介吃鯇魚魚生,受人非議。食物安全中心及衛生防護中心同於社交網站發文,呼籲巿民切勿搵命博,「千祈唔好試」。這則新聞引起筆者好奇,遂於網上搜尋一下,始發現過去一年,大台相當積極推銷「大灣區」概念,配合國家之需要。

年初有《走進大灣區》的新聞節目,從食住行及商機入手,唱好這個由中國政府全力推動的「九市二區」規劃方案。《細看大灣區》則是兩至三分鐘的軟銷節目,以輕鬆手法向觀眾介紹各城市的生活特色和創業故事。另外,《升學無疆界》也有一集用來報道大灣區香港青年實習計劃。筆者無正式統計過,但印象中,偶然看大台,無論新聞或廣告,也很容易聽到主持或旁白提及「大灣區」(或「一帶一路」)。有人認為是一種洗腦方法,但就算不是,也起碼是暗示性的宣傳伎倆。原理和足球場上那些廣告牌相似,即使只有品牌名字而無廣告內容,觀眾也因為看得多,感眼熟,油然生出親切感、認同感。

軟銷「大灣區」的套路亦一樣,只要越來越多人熟悉它、接受它,視之為日常用語,它便會逐漸發展為常用的地域概念。正如新曆取代農曆一樣,當生活各環節都和新曆掛鉤,由出生、讀書、工作、約會、結婚、生育到死亡日期等等,「公元」都是理所當然的時間概念/單位,那就會形成一個不可抗拒的無形網絡,使人擺脫不了它,抵制不了它。此消彼長,農曆的應用價值便所餘無幾。同理,「大灣區」一旦普及,使用「香港」的頻率少不免會逐步減少。到時不用政府立法迫人使用,巿民於日常生活中,受制於效率的吸引力和文化的約束力,都自自然然以「大灣區」來代替「香港」了。

對珍惜香港的人來說,「大灣區」無疑是一個威脅。但無可否認,不少人覺得無所謂,當做香港的延伸,甚至視之為商機,視之為給人碰運氣的冒險樂園。TVB 本身便是例子。今年四月,其行政總裁李寶安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:「如果我要選擇,都會去大灣區發展啦」,因為香港「招攬藝員(途徑)狹窄」,而大灣區方便吸引內地藝員。此外,新媒體業務需加大量科技人才,李稱新媒體跨地域,操作基地亦不一定要在香港。香港人的電視台?算吧啦!

筆者在〈TVB 高層有幾專業?〉中說過:用會計佬思維管理公司,慳得越多,公司就賺得越多。由以香港為基地,逐步轉為以大灣區為本位,也是出於這種簡單的成本效益計算方式。以佛利民「企業的唯一社會責任就是賺錢」為圭臬,是不會思考傳媒的文化使命和社會責任的,當然也沒想過栽培屬於香港未來的演藝及創作人才,對一個城市的發展有何重要性和意義。

只不過,一個無 heart、經常諗縮數、又站在官方角度看事情的電視台,不一定越來越賺錢。怎樣縮皮都好,只要管理層無能、靠食老本而跟不上時代步伐,衰落始終是逃不過的宿命。據報道,以昨日收市價 22.25 元計,TVB 市值僅 97.5 億元,與邵逸夫年代的 370 億元相比,大大縮水哩!

 

#政治 #經濟 #商業 #哲學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