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巴掌狠狠打在香港人臉上

【文:李華】

最近一名中國央視女記者大鬧英國保守黨年會的新聞,引發廣泛熱議。據悉該記者在一場有關香港問題的研討會上,因為不滿臺上發言人的言論,歇斯底裏地叫喊:「你撒謊!你反華!你想分裂中國!你連中國人都不是。其他人都是漢奸!」 

當一位工作人員請她離場時,她還打了他兩巴掌,大喊:「你沒有權利!英國沒有民主!我是這裏的記者。」她還強調:「我有抗議的權利!」

事後,中國駐英大使館和中央電視台都對該記者的行為進行聲援。

中國遊客大鬧瑞典酒店的事過去沒多久,現在輪到中國央視的記者大鬧人家年會,中國人:你們鬧夠了沒有? 你們還有多少文明的資本可以如此揮霍? 你們的大一統還要犧牲多少人?

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?

當年文革席捲中國的時候,毛澤東的「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」成了紅衛兵的尚方寶劍,他們因此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去鬥爭他們眼中的「黑五類」,子女可以不顧人倫舉報父母,學生可以不顧情誼毆打老師。中國的文革也波及了香港,一些香港的左派人士發起了「六七暴動」,衝擊港英政府,打砸搶燒商店和民居。

文革雖然已經過去四十多年,但是中國從上到下沒有認真去反思文革,找了四人幫這樣的替罪羊想讓歷史的一頁輕鬆翻過,所以導致了文革的遺毒戕害至今。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先生曾經說過的那句「毛病不改,積惡成習」,可以說是對此生動的詮釋。

今天只要被中國官方認定為「不愛國」、「不愛黨」、「反華」、「搞獨立」、「種族歧視」,就是新時期的「黑五類」,對他們進行暴風驟雨般的打擊成了政治正確。

當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上臺後,中國政府不斷地對台灣進行文攻武嚇,國際上擠壓台灣的活動空間,對內創造到處都是台諜的肅殺氛圍,刻意製造大陸人和台灣人的對立。

迴歸21年後的香港,生活品質不斷下降,言論自由日益緊縮,「五十年不變」的承諾也已經成為歷史文件。今天的香港開始民心思變,香港人不斷爭取自己的權利,一些激進人士提出了「香港獨立」的主張,能不能實現那是另外一回事,提出一種非暴力的政治觀點應該是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。

中國政府不僅沒有認真聽取香港人對現狀不滿的呼聲,相反把這些人劃為「分裂祖國的人」,視作洪水猛獸,利用黨的喉舌煽動仇恨情緒。

這次央視的的記者出來鬧事,在很多中國人看來是勇鬥「港獨」的民族英雄,中國官方也在一旁拍手叫好,這傳遞出的信息和當年的「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」有異曲同工之處,「港獨」成了十惡不赦的「壞分子」,對他們施暴似乎是理所當然。

中國就是吃定了香港?

中國千百年來的王朝興衰史也是一部統一割據史,中國官方眼裏的國家四分五裂會造成社會動蕩、民不聊生,但是翻開大一統的歷史,何嘗不是血流成河、赤地千里。

當年秦始皇為了統一六國,一場長平之戰就坑殺四十多萬趙國士兵,元朝時蒙古的鐵騎橫掃歐亞大陸,所到之處燒殺擄掠、哀嚎遍野。西藏、新疆自從納入中國的版圖,中央政府何時給過他們真正的自治,今天的中共政權更是做到草木皆兵,把新疆、西藏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集中營。

香港在割讓給英國的一百多年裏,躲過中國政權更叠的戰火,成為不少中國人的避風港。1949年以後,香港還成為封閉的中國與資本主義社會交流的窗口,1978後中國進行改革開放,香港成為外資進入中國的橋梁。

香港一百多年來融貫中西的發展,已經和中國內地有了顯著不同,香港的自由與法制不僅讓香港人引以為傲,也讓很多中國人心之所向。

1997年以前,中國還能虛心向香港學習,1997年後,香港顯然成為中國囊中之物,成了權貴們任意把玩的對象。香港的法制和自由度不斷倒退,隨著港珠澳大橋、香港高鐵的興建,香港和內地融合的腳步進一步加快,很多香港人也開始擔心香港和內地城市越來越像。

 「一國兩制」、「高度自治」已經成為明日黃花,中央政府一味強調香港是其一部分,怎麽治理香港都是自己的家事。就像很多中國家長的心理:孩子自己生的,想怎麽教育就怎麽教育,就算打死也是自己的家務事。  

英國作為曾經治理香港一百多年的國家,將一個不起眼的小漁村建設成了耀眼的東方明珠,交到中國手上,今天他們聽到香港人的呼聲來為香港發聲,也在情理之中。

中國政府眼裏當然容不得這樣的沙子,一個小小的央視記者都可以這樣去霸淩香港,中國真的吃定了香港。

香港人不應該與所有中國人為敵

不管獨立與否,香港人和中國內地的血脈關系是切不斷的。看以前香港電影,裏面很多主人公都認為自己是中國人,老一輩的香港人有著一顆雋永的中國心。但是如今很多香港年輕人對中國的認同感屢創新低,他們排斥中國人,不願與中國人為伍,一些激進派甚至將中國人稱為支那人。我們理解他們對一些中國人不文明行為的憤怒,但是不應該將全部中國人視為仇敵。

我們經常在網絡上看到香港網友和內地網友的互嗆,很多話不堪入目,這樣的對立只會造成更深的隔閡。

最近香港政府取取締了一個叫做香港民族黨的組織,理由是其煽動香港獨立,違反了《香港基本法》。這一做法引發了海內外的熱議,我不讚成這樣的取締行為,也不是很認同該組織的理念。我不覺得香港在和內地分離一百多年後,已經形成了一個有顯著差異的民族。

眾所周知,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,來自廣東地區的移民佔了多數,香港文化源自廣東文化,香港話也叫廣東話,如果將講廣東話和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,稱為粵民族比較合適。如果將香港民族黨改為粵民族黨,說不定可以爭取廣東以及海外所有講廣東話的人。

毛澤東當年總結共產黨成功的原因有三大法寶,分別是統一戰線、武裝鬥爭和黨的建設。統一戰線指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去對付主要敵人,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戰術,值得今天香港的港獨激進派學習。
     
(作者自我簡介: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,後因言獲罪,現旅居海外,著有《自由的遠方》。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